位置:首页 > 名人名言 >

幸福杂谈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5 05

少年时,无论是报纸还是教科书,无论在学校还是在社会,都说我们很幸福,说我们是生在红旗下、长在红旗下的最幸福的一代。没有资本家,没有地主,没有剥削,没有压迫……,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的时代。县城的大街小巷,处处飘扬着五星红旗,处处都是“没有共产党员就没有新中国”的歌声。然而,那时年龄太小,不懂得什么叫幸福,因而并未体会到到幸福给我的感受。倒是稍大一点了,三年饥荒时期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饿饭的难受。

那是六一年暑假,到外婆家去避暑。外婆家在县城外的大山上,夏天很凉爽。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全家人都等着大舅,从生产队的伙食团把晚饭带回来。我和小(妈妈的妹妹)在地坝的帘子铺上乘凉,天都黑了很久了,大舅才提着小木桶到家,小木桶里就是全家人的晚饭,半桶清汤寡水的菜糊糊,外婆喊我去吃饭,我正要起身,小就一把拉住我不让去,还厉声地说:”你硬是不懂事,他们都不够吃!你还去做啥子?…“我只好又躺下了。外婆又喊去吃饭,小干脆回答说:”我们没饿!不吃。“蓝黑色的夜空中没有月亮,只有无数的星星在闪耀,田野里不知名的虫子"蛐蛐蛐蛐"叫个不停,那夜怎么也睡不着,只觉得夜好长好长!

没过几天,二舅进城开会,我就跟他回城了。在城里我每月还有十九斤供应粮,一日三餐还是保证了的。只是缺少蔬菜和油水,饿虽然是饿,但是比没有吃的又好多了!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,那印象当然十分的深刻!

六二年进奉中读中学。读中学时感受到生活舒适,不愁吃穿,好玩好耍,除了上学读书,还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,学过画山水画,学过拉二胡,吹笛子,制作收音机…,那时有很多的幻想,做过好多梦。我们几个孙儿和爷爷奶奶住在当街的楼上,楼上的窗子一打开就可以望见县城下游的桃子山。我常常站在窗口望着桃子山,想象桃子山那面是什么样子呢?山那面的那面又是什么样子呢?地图上显示,出了峡口就是湖北的宜昌,再往下去就是江汉平原了.......。于是就想到,我一定要努力读书,初中毕业了考高中,高中毕业了考大学,考到上海去读大学。到那时,我就会坐轮船走出这峡口了!

那应该算是幸福吧,而自己却浑然不觉。

1964年家庭遭遇的那场灾难,却使我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什么叫苦难!县商业局想要我们家当街的门面房开饭店,爷爷不同意,多次交涉不行,于是商业局窜通居委会一夜间就把我们的门面屋给强拆了。家破了,自家赖以生存的做生意的门面没有了,楼上睡觉的房屋也没有了,父母的工作也被停了,父母只好去下苦力做零工,挣钱养家。一年后由于积劳成疾母亲去世!母亲的去世对我的打击是最沉重的,一连好几个月人都是晃里糊稀的,母亲的样子时时在眼前晃动,一想到母亲就情不自禁要流泪!

同样是生活在红旗下,同样是在那个伟大的时代,没有资本家也没有地主,怎么我们家就会遭遇那样的悲剧呢?难道那也算是那个伟大时代给予老百姓的幸福?

如果那也算是“幸福”,我倒是深深地体会到了,而且是刻骨铭心地体会到了,一辈子都忘不了!如果那也算是“幸福”,我真心希望那种“幸福”千万别再来了!

那就是我青少年时期对幸福的感受,除了苦难和痛苦,何来幸福!

真正对幸福有所体会和感受是成家以后,八十年代至今才逐渐体会到什么是幸福!第一,要生活无忧。八十年代基本做到了生活无忧,人的生存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。第二,心情要愉快,没有压力没有顾忌,这点也基本能满足。尤其是现在退休了,退休金月月按时到账,虽然不是好多,但是保证基本生活还是绰绰有余。退休了闲暇的时间多了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看书,听音乐,打球,散步,兴之所至,随心所欲;一切顺其自然,无忧无虑。我认为这就算幸福!做家务事,带孙子不要看成是负担,而是乐趣,心情自然就愉快了!

居住环境也十分地满意,小区的中庭不仅大而且绿化的很好,配套齐全。有游泳池,有羽毛球场,还有儿童游乐场。夏天,可以在游泳池游泳,早晨或晚饭后,可以在中庭散步。习习凉风,阵阵花香,令人神清气爽。

席慕蓉在她的散文里这么写道:“我们并没有很优裕的物质享受,可是只要有一院子不断地开着花的树,和能够偶尔坐下来闻一闻花香的闲暇,生活就会变得非常地富足了。”这是不是一种幸福的感受呢?如果是,那我们现在的生活也就是幸福的了!